东野圭吾改编之尬:作家“IP宇宙”过誉了吗?

  虽然不是春节、暑期这样的大档期,但这个三月有近30部新片上映,其中不乏《雷霆沙赞!众神之怒》《龙与地下城:侠盗荣耀》《铃芽之旅》等进口片,白客/张颂文主演的《不止不休》、刘烨/胡军再度合作的《望道》、大鹏导演的《保你平安》以及港片《断网》等黑马品相的内容,战况激烈可见一斑。

  在这样的环境下,《回廊亭》尴尬了起来。主演任素汐在同期还有另一部电影《荒原》上映,而去年剧版《回廊亭》口碑大跳水之后,不少人对于影版的信心也跟着下降了。从《嫌疑人X的献身》《解忧杂货店》《十日游戏》到如今的《回廊亭》,东野圭吾的金字招牌似乎没能在中国的影视市场打开局面。

  一边是被神话的笔力,另一边却是难以对味的残酷现实。这么多年过去了,东野圭吾的IP还能施出魔法吗?答案恐怕要让人失望了。

  五六年前,国内影视行业泡沫四起、泥沙俱下,IP被奉为金手指,和明星卡司一起构成了流量攒局的灵魂核心。但国内本土大IP已被抬至天价,就连《大唐明月》的影视版权都卖了1300万。这才使得影视公司们把视线转移到像东野圭吾这样既有内容品质又有观众基础口碑且不算太贵的日本IP上。

  光线万的价格拿下《嫌疑人X的献身》的电影改编权,龙韵时空购买《白金数据》的网剧和电影两项改编权的价格也仅为300万左右。在2017年“云莱坞·版权交易周”上,东野圭吾影视版权专场热火朝天,包括《回廊亭》《布鲁斯特的心脏》《没有凶手的杀人夜》等版权被集中展销。据云莱坞版权商务总监林红英当时透露,《恶意》以千万价格进行洽谈,东野圭吾其他作品的版权价格并不高,一般影视全版权都在200万左右。

  但东野圭吾并没有为中国影视公司们带来“性价比”——苏有朋执导的《嫌疑人X的献身》票房4亿,有王俊凯、迪丽热巴加持的《解忧杂货店》票房只有2.23亿,豆瓣评分只有5.0,而《回廊亭》剧版在豆瓣开出了4.4分的低分,只有《十日游戏》相对不错,不过也没能引爆出圈。

  第一,中日生活习惯、建筑风格等细节差异导致一些能推动案件发展的关键细节难以展开。

  比如《回廊亭》中的“回廊亭”是一座特殊的日式建筑,在原著中,山中旅馆回廊亭是由居、路、叶、荷以及本馆五栋分开的建筑围绕一个水池而建,彼此之间有回廊相连,其特殊的设计让视野盲区成为增加案件难度的关键。这在中式建筑中较为少见。

  再比如《嫌疑人x的献身》,日本社会的邻居关系和当前中国大城市中的邻居关系是不太一样的,由此主角作为邻居如何相识产生交集、递进感情,也就会受到一定的影响。

  第二,日式文学的阴暗很难得到完整的呈现。“全员恶人”的基础设定、人伦困境的极端叙事……这些带有日式风格的气质在改编过程中会非常考验制作团队。

  《十日游戏》导演臧溪川曾坦言:“我们改编的时候,必须要有价值观的表达和选择…还要为人物提供合理的情感动机,最终要走向善恶的选择和救赎的探讨。”

  而《回廊亭》也不得不面对如何塑造主角以弱化偏执的问题——原著中女主角复仇的根源是其对于男主角偏执痴狂的爱,但这种偏执得有些扭曲的爱恰恰也是国内主流叙事旋律所不提倡的。

  剧版《回廊亭》在这点上失分过多,改成了甜宠偶像。而影版《回廊亭》似乎走向了另一个极端,直接变成了任素汐、刘敏涛双女主,海报特意放大了「她们」,定档喊出了“实力女演员集结为爱复仇”,整体宣发走向「女人」,甚至给人感觉还不如改名叫《why women kill》(致命女人),这恐怕也是一部险棋。

  第三,社会价值观的底层逻辑不尽相同,从而导致价值观地基之上的整个故事建筑摇摇欲坠。

  “我并不想只着重于诡计,而是希望这本书能揭示社会现实。”这是东野圭吾的原话,但日本的社会现实和中国并不一样。像《彷徨之刃》中的未成年人犯罪的情节以及对于法律条文的批判,都是改编之困。毕竟,如果矛盾冲突的原点无法成立,那所谓的改编也很难站住脚了。

  第四,受众结构明显不同。现在国内无论是票房还是长视频内容,三四线城市都是不容忽视的“基本盘”。在刚刚过去的春节档,除夕至正月初六(1月21日至1月27日)电影总票房为67.58亿元,而其中三四线城市票房占比持续升高,首次超过一半。

  所以整体看下来,东野圭吾的IP并没有想象中那么“美好”,想要拍好东野圭吾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除了已经上线上映的这几部作品,多部“东野圭吾”还在酝酿:优酷拿下了《秘密》的改编权;爱奇艺《彷徨之刃》已经正式杀青;贾樟柯的暖流文化拿下了《悖论13》;曾挖掘了包括严歌苓、天下霸唱等一批潜力作家的新华先锋曾在2017年宣布将拍摄《十一字杀人》;龙韵时空买下《白金数据》的网剧及电影改编权;游族影业则买下短篇小说集《那时的某人》;而电影版《白夜行》也一度出现在光线年度报告中,标注为“前期策划”状态……

  在影视行业整体降本增效的大背景下,奔着东野圭吾的名头拿下的诸多改编权或许都需要重新评估了。

  这也就引出了一个新的话题,围绕高产作家所形成的作家IP宇宙是否有持续打造的价值?

  例如刘慈欣,《流浪地球》电影和《三体》剧版一定程度上奠定了刘慈欣影视化的良好开局,而之后,已经排上影视化日程的还有刘慈欣的《球状闪电》《全频带阻塞干扰》《超新星纪元》《微纪元》等。

  再比如马伯庸,《三国机密之潜龙在渊》、《四海鲸骑》、《古董局中局》系列、《长安十二时辰》、《风起洛阳》、《风起陇西》、《显微镜下的大明》等已播内容均收获了不错的口碑。

  行业也看到了这一趋势机会。此前阅文的“三驾马车”思路也是想解决从作家内容到影视开发的协同问题;而优酷直接打出了“紫金陈宇宙”,宣布将和紫金陈达成独家合作,将在5年内打造3个系列共10部作品;腾讯视频则是和《司藤》的作家尾鱼携手《四月间事》《西出玉门》《三线轮回》《龙骨焚箱》《枭起青壤》五部作品,其中《西出玉门》《三线轮回》《龙骨焚箱》共享一个庞大世界观。

  与头部作家绑定对于平台来说相当于吃了一颗故事质量的定心丸,但无论是刘慈欣、马伯庸,还是东野圭吾,作家本身形成IP宇宙的可能性并不大。中国市场现在没有,未来也很难有一个像迪士尼那样能从内容源头到制作再到播出渠道都能全方位系统规划的角色。虽然长视频平台最可能扮演这个角色,但从时间和内容的积淀上还远远不够。

  现状是,作家本身的内容数量虽多,但内容与内容直接的关联性不强。尽管《三体》中丁仪这一角色在《微观尽头》《朝闻道》《球状闪电》等多部刘慈欣小说中均有登场,但这仍然是弱关联,而且观众们对于其他几部作品的认知还处于非常早期的阶段。但你看漫威作品的叙事架构和世界观之间是处处关联的。

  另外,许多有宇宙品相的系列作品版权散落在多个开发方手中,作品风格较难统一。比较有名的“版权散落惨案”是《鬼吹灯》,“盗墓宇宙”希望从此破灭。这也是行业常见现象,作家并没有和特定的开发方绑定,话语权也基本止步于剧本环节。马伯庸的《天启异闻录》《两京十五日》都在爱奇艺,而《长安的荔枝》《大明书商》则在腾讯视频,这就很难形成作家宇宙的协同效应。

  当然这也是能够理解的人之常情,作为作家,第一要务一定是扩大作品的影响力或者获取经济利益的最大化,同一作品多次改编在海外已经是很常见的操作。因此我们大可不必寄希望于以某一位作家为核心创造内容宇宙。更可行的方向或许是像DC或漫威一样,以公司为核心,突破个体智慧与精力的局限。

  就国内市场的实际情况来看,“东野圭吾宇宙”恐怕难以建立,“刘慈欣宇宙”“马伯庸宇宙”也尚缺火候,改好手中已有的单品才是当务之急。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