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去欧冠决赛主办权的圣彼得堡是一座安静的足球城

  圣彼得堡,俄罗斯“最西方化”的城市,人口第二大城,这里的足球俱乐部还是俄超霸主。但因为战争,这座城市失去了首次举办欧洲冠军联赛决赛的资格。这里有着雄伟的球场,对足球相对含蓄的激情,以及可以满足所有人好奇心的青春活力。

  和典型西欧、南欧城市不同,与东欧名城亦有明显区别,圣彼得堡,有着自己独特的魅力。它会用更加安静的方式呼吸足球激情,对这里的人来说,足球只是消遣,不是生活方式。

  和俄罗斯首都莫斯科相比,圣彼得堡更冷,更多雨。当地人都说,这里的天气很像英国。但几乎所有俄罗斯人都喜欢来这里度假,尤其是莫斯科那些手头有点闲钱的年轻人。

  从莫斯科到圣彼得堡,如果选择乘坐火车,你需要格外留意,别在大得没边儿的火车站迷路。同时还要安排好时间,尽量避开城里的交通拥堵。

  很多莫斯科人会举家来圣彼得堡玩耍,坐在我们左侧的两个孩子,一路都在看动画片,对面一对情侣时不时拥抱热吻。年轻的女孩儿笑着说:“我们喜欢去那里度周末,这座城市充满热情。”

  圣彼得堡泽尼特,显然不是他们旅途中的话题。如此浪漫的周末时光,谈论足球,可就跑题了。但不可否认,最近几年的俄超霸主,也是俄罗斯各地年轻人前往圣彼得堡的理由之一:过去旅游,顺便看场球。

  男孩一直盯着iPad上的美国职业橄榄球比赛录像,尽管他的女伴对这项运动一点儿兴趣都没有。女孩子显得很有礼貌,还对自己不会说法语感到抱歉,我们也赶紧以俄语水平糟糕自嘲。由此也可以预见我们这趟旅行会遇到的麻烦:无论在城市里,还是在球场中,多数人不会讲英语,交流沟通存在巨大阻碍。没办法,只能尽量多找年轻人对话,还得想办法把会的几个俄语单词用好。

  4个小时旅程过后,我们抵达了目的地。圣彼得堡,就像一个平静的避风港,微笑着等待我们。此时城里已近半夜,离开车厢,眼前是壮美的涅瓦河,第一印象令人难以忘怀。城市的灯光反射到密集的河网中,色彩绚丽,只需随意走上一段路,就能勾起对罗曼诺夫王朝和布尔什维克革命的回忆。

  一切都是那么美妙和优雅,完全看不出这里拥有一家过去几年俄罗斯最成功的的足球俱乐部。在其他足球城,随处可以在街角见到俱乐部旗帜,或者听到球迷们聚在一起唱歌;而在圣彼得堡,分辨一个人喜不喜欢足球,是一项很有趣的游戏。

  或许是因为这里太冷了,热情都被掩盖了,泽尼特的蓝色球衣,也被厚重的大衣遮掩了。

  我们好不容易找到了一个年轻的球迷,外国记者对泽尼特感兴趣,让他非常高兴。“明天我们球场再见吧!”

  一大早,酒店餐厅邻桌一个衣衫不整的家伙,邀请我们来一杯威士忌。他似乎整晚都在狂欢,但我们更想喝杯咖啡,吃些当地糕点。毕竟我们得养足精神头儿,去发现和探索这座城市。白天的涅瓦河景观,没有夜晚那么壮丽,尤其是在雨中。但只要你来到圣彼得堡,必须要在河边走走。河岸边开着很多商店,外表看上去陈旧过时,里面却很现代时尚。

  这些建筑,是不能随意改变的,除非有正式文件。在圣彼得堡,你一定不能嘲笑历史。1879年,这里诞生了俄罗斯第一家足球俱乐部,当时布尔什维克革命还没发生。英国水手把足球带到了这里,就像他们在世界其他地方做的那样。1925年,泽尼特诞生,这家2008年获得欧洲联盟杯和欧洲超级杯的俱乐部,诞生过多位俄罗斯体育的传奇人物。

  冬宫博物馆,坐落在城市轴心上,那里收藏着来自全球各地的珍品。旁边还有一些教堂,其中一座门前排起了长队,很多人在一位历史名人面前祷告。有当地人告诉我们:“有人会等上几个小时,就为这个。”当然,他们可不是在祈祷泽尼特前锋久巴在下午的比赛中上演帽子戏法。

  圣彼得堡最大的图书馆也坐落于附近,里面的藏书无所不包,尤其是沙俄帝国留下的印记。其中一个藏馆,内容主要与列宁格勒(圣彼得堡旧称)保卫战有关。一名职员告诉我们:“我们很自豪在这里抵御了纳粹德国的进攻。”顺着他手指的方向,我们找到了体育书籍专区……和国际象棋书籍相比,足球书籍品类有些寒酸。

  销售员阿丽娜同时还负责那些封面过时的俄语诗集,她笑着告诉我们:“如果体育书籍不畅销,我们还有别的选择,对吧?”这里有列夫·雅辛的自传,莱万、莫德里奇、C罗自传的俄语版……我们还在不远处找到了姆巴佩的。当地出版商偏好进攻型球员,这个我们都懂。

  时间过得很快,我们要去第一集合点报到了。和俄罗斯其他地方一样,圣彼得堡的地铁站虽然风格陈旧,但很雄伟。乘坐出租车也是一种选择,但除了有点贵,还要忍受凝固的气氛。圣彼得堡的出租车司机大多来自哈萨克斯坦、乌兹别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以及车臣地区,他们基本都不怎么说话。

  我们回到涅瓦河边,雨还在下。从这里过桥,就能抵达对面的小岛,那是泽尼特主场的所在地。然而,今天吊桥却拉起来了……大家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这种情况,一年也就会发生一次!除了等,没别的办法。一位警官告诉我们,交通要到15时才能恢复,而我们必须在14时之前赶到球场。

  幸好,这里和莫斯科一样,当局公布信息时也会有自相矛盾的地方。13时36分,吊桥放了下来,人群一拥而过。我们来到了一个有趣的球迷俱乐部,乔治在那里等着我们。

  乔治是圣彼得堡本地人,穿着泽尼特的蓝色主场球衣,戴着贝雷帽。他最喜欢的球队其实是切尔西,对泽尼特的感情一般般。“这家球迷俱乐部,由一个来自明斯克的白俄罗斯人创立,他也是切尔西球迷。”

  这家球迷俱乐部最多可以接待200名球迷,每到赛前,大家都会在这里聚集。这里距离伦敦斯坦福桥超过2000公里,但大家都很喜欢“蓝军”,以及他们的法国中场坎泰。

  这么多圣彼得堡年轻人喜欢切尔西,竟然还不是因为俄罗斯老板阿布拉莫维奇。“我们喜欢切尔西,首先是因为它与泽尼特有很多相似之处,比如蓝色的主场球衣,还有以狮子为城市和俱乐部象征。此外,泽尼特所有死敌都是穿红色球衣,切尔西的英超对手们也是如此。在俄罗斯足坛,也有蓝色与红色的对抗。其实,我们对切尔西的喜爱由来已久,从佐拉时代开始,随后是兰帕德、特里、德罗巴……他们都是传奇人物。”乔治笑着说。

  那一天,图赫尔的球队对阵瓜迪奥拉的曼城,比赛很胶着。我们刚点完啤酒,旁边一个哥们儿就问:“你们喝俄罗斯啤酒吗?”没错,当然要尝尝。与这些年轻球迷相处,我们找到了最好的沟通方式。

  喝着啤酒,我们见识了奇怪的场景:当他们讨论比赛时,我们一个词都听不懂,因为我们的蹩脚俄语完全不起作用;但当他们一起唱歌时,全是地道的伦敦腔。乔治为我们讲述了一个切尔西女球迷塔季娅娜的故事,她会强迫男友米哈伊尔观看“蓝军”的比赛。“她是每场(切尔西的比赛)都看,而他更喜欢泽尼特……”本赛季欧冠,泽尼特和切尔西同组,小组赛最后一轮(3比3),这里的氛围被推到了极致。

  在我们起身离开之前,热苏斯为曼城打入全场唯一进球。球迷俱乐部的老板欧杰内过来拍着我们的肩膀说:“谢谢你们过来,啤酒我请了。”

  和这里所有人一样,欧杰内对两个小时后开场的泽尼特的比赛一点都不关心。带着难以置信的表情,我们走进了俄罗斯天然气球场,它坐落于克列斯托夫斯基岛的边缘,圣彼得堡北部。从市中心驱车前往,不堵车也得15分钟。这座球场可以容纳7万名观众,甚是壮观。原本预计造价2亿欧元,2008年竣工,但因为贪腐等问题,工程进度大大推迟,最终造价高达15亿欧元,2017年才投入使用。

  过去几年,这座球场见证了多场重要国际赛事,比如2018世界杯法国对比利时的半决赛、比利时对英格兰的季军争夺战,还有2020欧洲杯西班牙对瑞士的1/4决赛。

  俄罗斯天然气球场周围有很多摊贩,售卖可以带进场内的特色食品。别忘了买根热狗,当地人都喜欢。藏在风帽下,一个年轻球迷一边往嘴里塞香肠,一边和朋友热烈地讨论着。

  走进球场通道前,一般都会发生点儿事情。一名球迷被拒绝入场,身边的朋友告诉我们,他喝了太多伏特加,完全过不了安保警察那一关。得到允许之后,我们的摄影师在球场入口处多待了一两分钟,以更好地拍下球迷入场的情景。

  球场里面的灯光和声效令人兴奋,但由于天气太糟糕,顶棚关闭了。新冠疫情让这座球场只能开放30%的座席,但死忠球迷的歌声在封闭的球场里依然嘹亮,甚至震耳欲聋。这场对阵萨马拉苏维埃之翼的比赛,以泽尼特2比1获胜告终,俄超王者在先丢球的不利局面下完成了翻盘,孩子们的偶像久巴打入一个点球。

  这场比赛,我们也遇到了旧相识:曾为波尔多效力的巴西前锋马尔科姆。几个月前,他曾遭受种族歧视攻击,但现在,他看上去非常开心。

  我们身旁,一位父亲对儿子说:“不错的比赛,不是吗?”走出球场,大海的景色比这场比赛更具吸引力。头顶上,一面巨大的泽尼特旗帜在风雨中飘扬,另一边则是俄罗斯天然气公司的大楼。白天剩余的时光,全被乌云和暴风雨笼罩。球场点亮了蓝光,在北国夜色中显得尤为壮美。

  随着回家的人群,我们来到市中心一家饭馆,并点了很多俄罗斯特色菜。席间我们与一些年轻人交谈,有些人喜欢足球,有些不喜欢。在这里,你总有其他的选择。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