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年前的中超三巨头如今只能狱中再聚首

  近期,前中国足协主席陈戌源被公诉;恒大老板许家印因涉嫌违法犯罪,被依法采取强制措施;国家体育总局原党组成员、副局长杜兆才被逮捕。中国足球混乱年代中的那些大鳄和蛀虫们,正在被清算。

  细心的网友发现,仅仅在6年前的2017赛季,广州恒大、上海上港和天津权健还是中超的前三名球队,如今三家俱乐部的老板和管理者许家印、陈戌源均身陷囹圄,而束昱辉早在2020年已获刑9年。迷失的人迷失了,相逢的人会再相逢,过尽千帆后,他们即将重聚的日子应该不远了。

  整整6年前,中超正处于金元盛世的失控阶段,被称为世界第六大联赛,各队不停进行超级军备竞赛。

  当赛季开始前,上海上港斥巨资从切尔西购入了巴西国脚奥斯卡,花费近6000万欧元。刷新了一年前特谢拉转会江苏苏宁时,创造的5000万欧元中超最高身价,此前的纪录是杰克逊—马丁内斯加盟恒大时创造,转会费4200万欧元。

  与奥斯卡一起来到上海海港的还有前切尔西主帅博阿斯,以及葡萄牙国脚中卫卡瓦略。

  当年转会市场投入最多的是刚刚升入中超的天津权健,球队截胡尤文图斯,从泽尼特签下维特塞尔后,给比利时国脚开出了税后2200万欧元的薪水,他也成为当年世界足坛十大高薪球员之一。

  值得注意的是,2017年世界足坛十大高薪球员中,除了梅西、C罗、内马尔、贝尔、博格巴外,中超就占据五个名额,除维特塞尔外,还有上海申花特维斯的3800万欧元、河北华夏幸福的拉维奇2800万欧元、奥斯卡的2600万欧元、胡尔克的2200万欧元,算是真正的黄金联赛。

  天津权健赛季前引入了十名球员,均砸出天价,引入帕托,其转会费加上签字费及年薪,一年的支出就在4000万欧元(约3亿人民币)。购入辽宁队的中卫杨善平山东泰山的王永珀各花费一亿。联赛还没开打,权健这一年的投入已超10亿人民币。

  广州恒大这一年格外冷静,球队4000万欧元出售保利尼奥后,没有进补大牌外援。但是许家印在赛前动员会上,还是提出了四冠王目标:超级杯、中超、亚冠和足协杯要四线夺冠。

  金元浪潮下,有钱俱乐部一掷千金,华夏幸福从尤文购入埃尔纳内斯后,以2000万欧元的天价从国安引入张呈栋,申花则超高薪签下特维斯。

  对比之下,中下游和小本经营的球队被迫卷入其中,长春亚泰从沃特福德购入伊哈洛花费了2000万英镑,连年保级的天津泰达签下切尔西的米克尔,给对方开出了税后15万英镑的周薪。

  2016赛季间隙期时,德甲不莱梅前锋乌贾以1500万欧元加盟辽足,在2017年,这位前锋从未按时拿到过自己的薪水,双方不欢而散。

  这个赛季的中超大结局是:广州恒大提前两轮夺冠,完成史无前例的七连冠,上海上港名列第二,天津权健获得第三,杀入亚冠联赛。而以本土青训为经营理念的延边富德和辽宁宏运降级中甲。

  2017年10月的胡润财富榜公布后,许家印冲上热搜第一,59岁的许老板以2900亿的财富力压马化腾、马云、王健林等人,成为中国新首富。他是胡润百富榜19年来第12位中国首富,也是历年来财富最高的首富。

  据悉2008年11月,恒大地产在中国香港上市时,许家印曾对身边人表露雄心:十年内我要成为中国首富。如今十年之约到来,目标完成,许老板春风得意。

  当年5月14日,在恒大集团帮扶乌蒙山区扶贫干部出征壮行大会上,许家印宣布,将对帮扶对象毕节市精准扶贫,再捐赠20亿扶贫资金。

  许老板还回顾了童年的贫寒以及成长的经历,当时的报道称,说到动情处其数度哽咽。而每次前往贫困地区,许家印习惯性穿上恒大的外套。

  关于恒大足球,许老板对于7连冠并不满足,他在当年的动员会上还提出了一个重要目标:到2020年要实现全华班夺冠。外界一片哗然。

  事实上,在2017年的6月,杜兆才接任于洪臣成为足协党委书记,他上任后支持鼓励归化球员政策。一年多后大家才明白,许家印所说的全华班,其实就是归化外援组成的另类全华班,嘴上说的是为国养士,其实是囤积稀缺资源。而从时间线来看,很明显,恒大提前就得知了足协的未来规划。

  与许家印站在巅峰相比,束昱辉的苦恼是:钱赚太多了,没意思,他说,自己每天想的都是怎么花钱。在2017年初,束昱辉刚刚获得第十届国际公益慈善终身成就奖。

  对于渐渐走上正轨的权健队,束昱辉从来不会让球队抢了自己风头。当年天津电视台出了一档《权健时间》的节目,每期束总都会盛装出镜,也就是在这里,他说出了那句著名的:不是我们向梅西报价了,是梅西跟我报价了,未来不排除我们购入梅西的可能。

  当年的权健队在卡纳瓦罗的率领下战绩不俗,球场爆满是家常便饭,但来到这里的也并非都是球迷。权健公司的业务员会从全国各地招揽各类人士,不仅包吃包住,只要来到现场加油,每人还有600元的现金补助。

  当然,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他们在接受洗脑般的宣传后,都会拿出重金加入权健火疗或购买大批量的权健鞋垫和卫生巾。业务员说:用上我们这个鞋垫啊,包治百病,各类疑难杂症都会治愈,80岁的大爷上10楼腰不酸腿不痛,夫妻生活一天好几次。

  为了显示自己的专业性,束昱辉在自己的办公室放置了16块屏幕,滚动直播全世界的足球比赛。他做过最疯狂的一件事是要求工作人员联系经纪人,去把五大联赛中射手榜的前十位球员,全部报价一遍,看看谁愿意来。

  除此之外,束昱辉平日里的重要工作就是收集研究秘方,研发新的鞋垫和卫生巾。

  对比这两位,当年的陈戌源算是最低调的。他2013年主导上港集团收购上海东亚足球俱乐部后,一年比一年投入增大,几乎每年一个巨星,从孔卡、吉安、胡尔克到奥斯卡,陈戌源的目标很明确,就是要掀翻恒大,拿倒一个中超冠军。

  这个赛季的亚军,给了老陈更多信心。在赛季末的总结大会上,他希望全队能在2018年能圆梦夺冠。

  在中国足球圈,流传着这样一句话,足球可以成就一批人,也能毁掉一批人。陈戌源、许家印和束昱辉无疑是被摧毁的三位。

  2010年许家印成立恒大歌舞团不久,以一个亿的价格收购广州医药,杀入足球圈。当年他在富豪榜只名列25位。足球连年成功的同时,恒大集团做大做强。尤其是两夺亚冠后,足球简直成为了恒大的超强招牌。2015年更是吸引到马云投资。

  许家印和恒大集团暴雷后,很多媒体在盘点许老板的发家之路时发现,从最初的向银行借款,疯狂囤地、到谋求中国香港富豪的投资,不计后果的融资,一直以来,许家印一直在钢丝上游走,像极了一个运气爆棚的赌徒,不断成功获利后,野心也不断膨胀,直至最后。

  从这个角度来看,足球也像是许家印的一个赌局,从最初的大笔引援、高额奖金,到最后的8次夺冠以及加冕亚冠,恒大俱乐部巨大的成功,一度让球迷敬称许家印为“中国球迷的上帝”,认为只有他能拯救中国足球。

  同样被足球迷昏头脑的还有束昱辉,其落网后,权健员工回忆称,每次召开全员大会,束总挂在嘴边的一句话:中国足球我都搞得定,还有什么搞不定吗?

  而每当该公司的员工拉下线传销时,常说的一句话也是:这个球队都是束总的,球队一年投入几十个亿,还差你这几个鞋垫钱,束总是真心想帮你们,让你们致富啊。

  事实上,束昱辉进入足球圈前,连天津当地人也并不熟悉他和权健集团。2015赛季冠名天津泰达后,束昱辉逐渐走到前台,上半赛季泰达成绩出色,每次取胜束总都会带着几箱子美金直接来到更衣室,现场发放,来博得球员的好感。

  到赛季中期,束昱辉在没获得泰达同意的情况下,直接创纪录的6600万人民币签下孙可,随后提出了以球员价格折价,收购泰达的提议,结果被拒。不死心的束昱辉随即收购了中甲天津松江,改名天津权健。

  借助足球的极大影响力,权健2017年全年销售额大增近四成。束昱辉在多地建起权健肿瘤医院,这个当年村里沉溺赌博的街溜子瞬间成为了中华神医。

  权健官网曾发布消息称,束昱辉的母亲曾在1991年被确诊为鼻咽癌淋巴转移,在西医无从施治的局面下,“奇迹发生了”,在经由某副中药秘方的持续治疗和调理之后,束的母亲“全然康复”。

  权健官方还表示:束昱辉共收集对症于各类疑难杂症的中医药秘方已逾600副,全线产品均在此基础上创新研发而成。也正是束昱辉在社会上的影响力大增,让不少癌症病人和家属盲目相信权健,导致悲剧发生。

  作为曾经的文艺小青年,陈戌源此前的最大爱好是写写小诗,什么理想啊、人生呀、激情啊,加油啦经常在诗中出现,却从未提及过足球。

  2013年,57岁的他正式进入足球圈。在运营俱乐部上,他与许家印的风格也没什么差别,就是买买买,不行就换换换,再不行就继续买买买。

  2018赛季,上海上港终于掀翻恒大,夺得历史上首次冠军,庆功会上陈戌源笑得合不拢嘴。因为被认为在上港的管理能力出众,他很快调任足协,出任中国足协主席。

  接受白岩松采访时,他表示:自己63岁了即将退休,本来不想出任这个职位,可是又不想辜大家的信任和重托,所以迎难而上。说的自己好不委屈,

  让时间回到2015赛季的亚冠决赛第二回合前,主场作战的广州恒大队突然毁约,改穿印有“恒大人寿”的胸前广告,原广告商东风日产愤怒将恒大告上法庭。

  这种毫无诚信的行为,被冠军的光芒所掩盖,而许家印亲板的更换广告事件,还曾作为一次成功的营销案例,在集团内部大肆宣传。与其说许老板是一位热爱足球的人士,不如说是一位没有底线的商人。

  收购广州医药的前一年,恒大斥资2000万成立恒大女排,并请来郎平担任主帅,引进多位国手。当时就有记者私下询问恒大高层会不会投资足球,对方当时一脸懵逼:不会吧,许董事长从不看足球啊,也不关心。

  仅仅一年后,许家印在接受采访时表示:自己一直非常喜爱足球,现在就是要为中国足球出一份力,他还透露,有恒大比赛时,全家都会聚在一起观看。

  许家印主掌恒大的这些年,成绩辉煌的背后,奇葩操作一直不断,比如派考察组去国家队考察国脚,落选国脚要被罚款,卡纳瓦罗成绩不佳要去学习班学习,未卜先知的囤积归化和U23球员的等等。

  就在近期,多名记者透露,当年恒大队内的球员也被要求,必须拿出真金白银购买恒大房产和理财产品,不服从的人,只能打包走人。许家印的名头变为许教授后,球员还被通知,在接受采访时,提及许老板,后缀必须叫上“教授”两个字。

  束昱辉与许家印的一个显著相似点是,自从介入足球后,他们放的卫星越来越大,吹得牛越来越离谱。

  许家印说恒大集团没有资金问题,结果欠债2万亿,他说恒大已经进入多元加规模加品牌的发展战略阶段在,事实上这些产品,多数都是骗局。

  比如恒大汽车,许老板曾表示,三到五年内,把恒大新能源汽车打造为全球规模最大,实力最强的新能源汽车集团,5年到10年内,恒大汽车要达到每年100万辆的量产。现实是今年上半年,恒大汽车交付760辆,负债757亿。

  束昱辉更是在权健冲超后扬言,要在五年内将权健每年的营业额做到5000亿。要知道恒大地产2017年的全年销售额刚过3000亿而已。

  他与许家印相同的操作还有,球员想要拿到全额薪水和奖金,还有一个充分必要条件,就是为权健的产品宣传,成为权健的活广告。

  许家印与束昱辉,几乎还在同时间干了一件事,准备建造新球场,恒大的莲花球场说是许老板亲自构思和设计,而权健的盘龙球场据说设计费就花了5000万美元。事实证明,为球迷造福是假,他们抓紧圈地才是真。

  两位老板确实太爱足球了,可他们爱的只是足球带来的刺激而已,围拢的聚光灯和球迷的欢呼下,他们享受到了此前从未有过的高潮。

  陈戌源的情况略有不同,足球成为了他向上攀爬的阶梯,调任足协主席的职位后,他曾坦言:自己忧心中国足球的情况,每天都睡不着。他在中超大会上谈及限薪令时痛心疾首:我们难道良心已死?对比当下,这又成了黑色幽默。

  陈戌源还曾在大会上直指恒大:他们拿了这么多冠军,有什么用,对中国足球提高有帮助吗?

  从陈戌源被查后官方及多家媒体披露的情况来看,陈戌源真的很忙,可他忙的是急着捞钱、算计如何拿到昧着良心的黑钱。至于中国足球未来如何,良心死不死的,跟他没有半毛钱关系。

  就像翻开一本侦探小说,一开始不要相信每个人说了什么,多么真情的表露心声都可能是谎言,只有翻到最后一页,才能知道真相。而许家印、束昱辉和陈戌源的真相是,足球仅仅是他们谋取私利的快捷工具。

  6年时间,对于足球看似很短暂,比如日本足球每制定一个计划,都会以15年至35年为一个周期。但对于中国足球来讲,6年足以让中超联赛天翻地覆。

  翻开2017年的中超积分榜,会惊奇地发现,那一年的中超16强,居然有一半的球队已经从中国足球的版图上消失。

  当年两支降级球队中,顽强生存多年的辽足,从金元中超到来后,每年都有主力被挖走,从杨旭、于汉超、张鹭、杨善平,到丁捷、孙世林,丁海峰、胡延强、秦升等等,几乎一个主力阵容出走,加上后备力量和造血不足,球队降级后继续欠薪,在2020赛季中期被足协取消注册资格,而那些辽足球员,很多人至今也没拿到薪水。

  与辽足类似的是延边队,他们2016赛季曾是中超的巨人杀手,以升班马的身份获得第9名,但随着主力被接连挖走,球队难以为继。2019年俱乐部破产。

  2022赛季,中超两支降级球队广州城(前身广州富力)以及河北队(前身河北华夏幸福),宣布解散,仅仅在5年前的2017年,他们分别获得中超的第四和第五名,距离亚冠一步之遥。

  欧洲媒体称,华夏幸福的拉维奇拿到的年薪超过梅西和C罗,而那一年广州富力的当家射手扎哈维荣膺最佳球员和中超金靴。

  这个赛季结束后,两队仍在加大投入。到2022年时的光景是,河北队欠薪两年,连厨师和基地清洁工的钱都无力支付,广州城的情况也好不到哪去,同样是连续的大面积欠薪。

  当年拥有特谢拉、拉米雷斯的江苏苏宁在2020赛季夺冠后,因为无人接手直接退出。这支冠军之师的幕后老板张近东接手江苏舜天时曾表示,要把江苏队打造成百年俱乐部。

  足球显然不是苏宁最赔本的买卖,2017年9月时,张近东与许家印喝交杯酒的照片冲上热搜,事后张近东给恒大投了200亿,这笔钱现在基本打了水漂。

  2018年的11月,丁香医生发布的《百亿保健帝国权健,和它阴影下的中国家庭》牵出束昱辉传销案。文章称权健打着治病救人的幌子骗钱,有人因此烧伤送命,有离子散,家破人亡。

  此外,患癌女童周洋曾来到权健,接受所谓的“专业”意见后,反而耽误了治疗不幸去世的事件,也被重新提起持续发酵。最终权健暴雷被查,导致球队,主力四散。

  2019赛季被天津足协接管,改名天津天海。艰难保级后,天海在2020赛季被迫解散。

  当陈戌源等多位足协官员被抓后,有媒体透露,当初从权健转战深圳的总经理丁勇,利用违法行为,挤掉了天海的中超名额。

  另外两支消失的球队是贵州恒丰和重庆当代。贵州队当年孤注一掷请来曼萨诺,给出了其800万欧元的教练顶薪,为了从延边购入冈比亚球员斯蒂夫,他们前后花费了近1亿人民币。

  在中超两个赛季后,贵州队降级,更令他们崩溃的是,此前拖欠的薪水以及违约解聘行为,让他们接连输掉与曼萨诺和斯蒂夫的官司,总赔偿超过6000万,被国际足联禁止引援。2022赛季无缘准入后,球队消亡。

  重庆当代的情况有些特殊又具有普遍性,他们小本经营,靠着出售球员维持生计,但在金钱浪潮下,他们最终难以为继,同样的剧情再次发生,欠薪-奋战-坚持-告别!

  除了8家消失的俱乐部外,当年的冠军广州恒大如今在中甲,靠着足校的孩子们征战,许家印已经连续两年零投入,未来何去何从还是未知。

  金元中超时代,为所有足球人和球迷,都带来一种迷幻的狂热,没有人相信,音乐和盛宴会立即停止,进入无边黑夜。

  仅仅6年后,当年中超的三大巨头,束昱辉、陈戌源和许家印被困在一条不能回头的不归路上。

  2020年的1月,束昱辉被判处有期徒刑九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五千万元;对违法所得予以追缴,上缴国库。据悉,入狱的束总仍对球队非常挂念,希望在出狱时球队还在,这当然是一种妄想。

  陈戌源在9月底被提起公诉,有律师认为,这位前足协主席的后半生很可能会在监狱中度过。而已被采取强制措施的许家印,或关联多个罪名,他比陈戌源和束昱辉也好不了多少。等待他们的是法律的审判,以及像中国足球一样的漫漫长夜。

  从哲学的角度来看,评价一件事或一个人,都要一分为二的辨证分析。不可否认,包括束昱辉、许家印、陈戌源在几年前,都曾给球迷带来快乐和极大满足感。这也是他们至今仍被很多球迷怀念和维护的原因。

  可是如果想想那些拿出一辈子积蓄,却等到一堆废墟和烂尾的恒大买房人,那些购买了恒大理财血本无归的人们,那些相信权健神药最终家破人亡的病人及家属,那些因为陈戌源一己私利,被毁掉的球员。曾经的同情会瞬间消失不见,脑中只有“除恶务尽”四个字。

  除恶务尽的目的绝不是为了痛打落水狗,破鼓万人捶,而是警示后人,恶有恶报,做了错事、坏事,损害他人的事,就必须接受惩罚。

  在中国足球圈,很多事情讲究缘分,而有缘的人总会再相见。6年前,曾经叱咤中超的三巨头,或许马上就会在特殊的地方重聚了。

  浮华洗尽,残阳落日,到时你踩着缝纫机,他补着足球,还有人清洗着皮鞋,这样的剧情,犹如中国足球圈一样,光怪陆离,超乎想象。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