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年第一「赛」中国跳水队和自己「较劲」

  走进国家体育总局训练局跳水馆,“扑通扑通”之声不绝于耳。泳池边,运动员们依次起跳,如鱼儿一般跃入水中。比赛即将开始,他们正抢抓时间,做最后的热身准备。

  为迎接2月2日起在卡塔尔多哈举行的游泳世锦赛,中国跳水队日前开展队内测验。这开年第一“赛”虽是队内比拼,但含金量十足。众多冠军选手拿出看家本领,每一轮比拼倾尽全力,每一个动作精益求精。

  从1984年周继红夺得首枚奥运金牌至今,中国跳水队累计获得47枚奥运金牌和120枚世锦赛金牌。让这支队伍长期保持强大的密码,就藏在通往冠军的路上。

  为调动运动员状态和积极性,中国跳水队经过测算,给每个比赛项目都设置了达标线年福冈游泳世锦赛成绩作为参照,在一些项目上,这条达标线甚至超过了当时的冠军成绩,相当于一条“冠军线”。

  巴黎奥运周期,杨昊和练俊杰是中国队男子双人十米跳台主力组合。此次测验赛,他们并无竞争对手,但目标依然清晰——超过“冠军线”。

  站上跳台,杨昊和练俊杰展现出良好状态。在很容易出现失误的207B(向后翻腾三周半屈体),他们配合默契,跳出98.28的高分。最后一跳是难度更高的109C(向前翻腾四周半抱膝),他们拿到107.67分,是当场唯一超过100的分数。

  总分486.33分,杨昊和练俊杰的成绩轻松超过450分的达标线年世锦赛中的夺冠成绩还要高。但两人的脸上并没有露出轻松表情,“前两跳有一点瑕疵,还可以做得更完美。”

  在世界大赛中,中国跳水队对于高难度动作的驾驭能力令人赞叹。一个个“教科书”般的动作,源自日常训练中的无数次“较劲”。练俊杰说,要跟动作细节较劲、跟心态起伏较劲,“平时每一跳对标大赛找差距、补短板,关键时刻才能不掉链子。”

  同样“较劲”的还有全红婵。这次队内测验,她在女子双人十米跳台的407C(向内翻腾三周半抱膝)动作上出现了失误。去年杭州亚运会,全红婵在这个动作跳出7个满分,并最终获得女子单人十米跳台冠军。

  2021年举行的东京奥运会后,全红婵和陈芋汐在女子十米跳台单人和双人项目上形成“双保险”。实力在伯仲之间,决定胜负的就看谁发挥更稳定。此次测验赛结束后,全红婵与陈芋汐凑在一起,认真复盘“抠”动作。

  “1月底就要启程参加世锦赛,怎么让自己尽快达到最佳状态?”听到提问,全红婵坚定地回答:“继续练!”陈芋汐补充道:“把每个动作都练到极致,是比登上领奖台更吸引我们的事。”

  日前,中国跳水队公布了多哈世锦赛参赛选手名单,13人中有12位世界冠军,还包括6位奥运冠军。伤愈归来的曹缘、重新复出的谢思埸引人关注,不满14岁的新秀黄建杰则是首次入围。

  派出全部主力参赛,目标不只是争金夺银。本次世锦赛是各协会争夺跳水项目奥运席位的最后一站。尽管中国队在去年福冈世锦赛上已经拿到满额参赛资格,但仍要以此为契机观察对手、锤炼队伍,并综合考量成绩,选拔出最终的奥运阵容。

  将满29岁的曹缘已有一年多没参加世界大赛了,自从去年复出后,他在短时间内恢复到较高竞技水平。本次测验赛,曹缘在男子十米跳台项目完成两个难度高达3.6的动作,两次获得过百分数。“最近经过系统训练,动作有了一些进步,如果能把控更好一些,分数还会更高。”

  从2023年的福冈世锦赛、杭州亚运会、世界杯赛,到今年的多哈世锦赛和巴黎奥运会,短短一年间,跳水项目国际赛事接踵而至。面对空前密集的赛程,中国跳水队厉兵秣马,一刻也不敢松懈。

  本次测验赛间隙,很多队员争分夺秒,在训练池边排队入水练习动作基本功。测验结束后,队员们要么留下来继续加练,要么赶往力量房补上体能课。这种比学赶超的氛围早已成为中国跳水队的传统。

  在中国跳水队教练看来,本次队内测验检验了队伍前期的冬训情况,为备战世锦赛查缺补漏,同时也调动了队员们的比赛状态,激发了大家的斗志。

  如今征战世界赛场,中国跳水队并非高枕无忧。男子十米跳台、男子三米跳板等项目竞争激烈,英国队、墨西哥队等选手都可能给中国队带来冲击。“面对挑战,我们必须沉下心苦练本领,一步一个脚印,不断超越自我。”男子跳板运动员王宗源说。

  “能打胜仗作风优良,不惧强敌敢较量,为祖国决胜疆场……”在训练之余,杨昊总会不自觉地哼唱起这首《强军战歌》。

  去年8月,中国跳水队进行军训,这首鼓舞人心的歌曲被队员们唱了许多遍。顽强拼搏、攻坚克难的精气神,为这支光荣的队伍不断注入力量。

  每次踏入训练馆,迎面就会看到奥运冠军榜。一面墙上已经挂满冠军们的照片,近两届新晋的奥运冠军则要另辟“新墙”。40年间,中国跳水队已累计获得47枚奥运金牌,如果再算上世锦赛,金牌数量则达到167枚。

  在外界眼中,中国跳水队拿金牌似乎总是赢得轻松,但只有教练和队员们自己知道,每枚金牌并不是稳稳挂在脖子上,而是通过日复一日的训练拼回来的。

  拥有5枚奥运金牌的陈若琳,现在是全红婵的主管教练。此次测验赛中,她全程紧盯全红婵的每一个动作,在池边实时提醒、讲解,遇到难度动作还要亲自示范,不漏掉一个细节。

  对于不到17岁的全红婵来说,身体发育造成的动作不稳定一度成为她的最大难关。陈若琳当运动员时,也曾面临这个阶段。在她的悉心指导下,全红婵正努力迈过这道坎儿。“现在我更明确改进的方向,每次比赛都要努力提升一点。”全红婵说。

  从伤病中走出的曹缘,如今在高强度训练后,往往要花费更多的恢复时间。但重回熟悉的跳台,他依然保持着新鲜感,对技术的打磨一如既往。谈起第六次出征世锦赛的目标,他坦言:“为了集体荣誉和个人梦想,将尽全力再次向最高领奖台发起冲刺!”

  中国跳水队之所以被称为“梦之队”,不只因为赛场上取得的辉煌成绩,更在于每个运动员身上凝聚的为国争光的不懈追求。

  离开跳水馆时,夜色渐浓。提前进入“世锦赛状态”的队员们仍在苦练体能,为自己的杠铃增加重量。泳池边墙上悬挂的巨幅五星红旗,映照着重复千百遍的动作、一次次的水花,熠熠生辉。

  人民网北京1月29日电 (记者刘微)祥龙呈瑞,春晚送福。1月28日,中央广播电视总台《2024年春节联欢晚会》顺利完成第三次彩排。…

  人民网北京1月28日电 (记者胡雪蓉)北京时间1月28日,世界冬季极限运动会(X Games)继续在美国阿斯本进行。在自由式滑雪女子U型场地比赛中,中国选手谷爱凌带伤出战,以95.66分夺得冠军,这也是她在参加的两届X Games比赛中取得的第三枚金牌。…

  人民日报社概况关于人民网报社招聘招聘英才广告服务合作加盟供稿服务数据服务网站声明网站律师信息保护联系我们

  人 民 网 股 份 有 限 公 司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