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马播客《有待》:DJ用音乐说话播客是更开阔的土壤

  张有待是国内知名DJ,也是LavaRadio联合创始人。他在90年代初就开始在国内电台介绍摇滚乐、爵士乐和电子音乐,目前在主持中国国际广播电台轻松调频Easy FM《爵士春秋》《摇滚战国》节目。2015年,有待在喜马拉雅开设播客《音乐雷达,有待发现》和《九霄电台》,用播客开辟音乐传播的新场域。

  20世纪末,随着电台类型化发展,音乐类电台对专业的音乐编辑有了更多需求。有待赶在这个世纪之交的年代,从中央戏剧学院毕业,成为一名专业电台DJ。DJ英文全称为“Disc Jockey”,中文意思是“唱片骑师”,驾驭唱片的人。相比电台里广泛意义上的主播、主持人,DJ更多是在和音乐、唱片打交道。

  有待在节目里的话口通常都短小精悍,因为在他的认知里,DJ的职业价值并不体现在语言上,而在音乐中,音乐才是DJ真正的表达方式。“在一档音乐节目里,每一首歌曲就像是珍珠,而DJ的语言就是串联珍珠的线,即便线消失,这一颗颗珍珠也会成就这档节目的艺术性。”这是有待对于音乐节目的看法。

  起初有待在中央人民广播电台节目中介绍欧美流行音乐,而后再到进入北京音乐台开始了摇滚、爵士和电子乐等类型音乐的传播生涯。这些小众且具有一定反叛性的音乐内容,在传统电台里往往会受到阻碍。有待认为有阻碍就是推动进步的动力,DJ的价值就是通过自己的音乐品味,去打破大众传统的音乐观念和认知,不断赋予人们对于音乐更多的想象空间。

  这种对阻碍的抗衡也是音乐本身的使命,音乐的发展历程同样是打破传统、突破社会局限性,而有待愿意去做这样的音乐传播者。DJ不仅仅是在播放自己欣赏的音乐,而是通过音乐去传达DJ自身对于艺术、文学和生命的体验和品味。听节目也是一种受教育的过程,是审美的再教育。

  90年代,部分欧美商业电台为了精简人力,开始采取自动播放歌单的形式,编辑设定好歌曲播放的时间段,调频成为了自动CD播放机。不少国内电台引进了这种模式,并认为这是一种先进的内容模式,且能够赢得更多的广告创收。“他们认为只要播放老百姓喜闻乐见的音乐,只要这些流行歌不断的播放,就会有更多的广告投放,而他们忽视了电台本身的个性和主持人审美品味的培养。”

  今天的电台DJ或许早已失去了DJ本身的意味,而有待还在三十年如一日的坚守着一种职业理想。

  播客能让音乐人线年,随着以喜马拉雅为代表的在线音频内容平台的快速发展,有待开始尝试在喜马拉雅开设播客节目:《音乐雷达,有待发现》,分享自己喜爱的音乐和观点,这档节目在喜马拉雅播放量已超268万。另一档播客节目《九霄电台》则更像是一个独立的电台调频,不同的主播被九霄俱乐部吸引,凭着情怀和热爱,在九霄直播间分享他们的音乐和趣事。

  有介绍香港粤语流行音乐的“九霄茶餐听”、分享世界音乐的“洗耳频道”、分享旅行的“和唯知去旅行”,分享听音乐和创作音乐心得的“Gia频道”,分享热情的拉丁音乐的“美景俱乐部”还有“I Love Music”“九霄进行时”“音乐神谈”等主题式的音乐分享的子栏目。播客《九霄电台》为爱音乐爱广播的朋友找到了一个家,在这个大家庭里人人都是DJ,是真正的DJ之家。

  从最初的摇滚乐到爵士乐,再到后来做电子乐节目,对于这三种类型迥异的音乐风格,有待却认为他们拥有很强的共通性:“爵士乐是根源,从20世纪初开始,贯穿整个20世纪上半叶,是当时最为尖端、时尚、前卫且具有引领性的音乐潮流。而后进入50年代开始产生摇滚乐,一代年轻人用摇滚精神去引领世界的潮流,做了很多创新和改革,让音乐不断进步。80年代后,在技术进步下产生了更多用电脑、电子合成器制作而成的电子音乐。”三种音乐风格不同,但它们都代表着不同历史阶段下人们的创新精神。

  有待在喜马拉雅的播客节目延续了音乐教育的功能,“对于很多人来讲,没有对音乐历史和发展的认识,因此他们对音乐的认知没有办法做到广阔。”大众对于音乐的流行追求,从本质上来讲是一种“过时”的追求。因为当你听到时下最流行的音乐的时候,就意味着它已经开始过时了,由于缺乏对音乐发展历史的宏观认知,所以也就失去了理解音乐灵魂的根基。

  有人说“摇滚乐是对生活的不服,而流行乐是对生活服了。”有待并不认同这样的说法:“这两种音乐类型并不能代表这两种生活态度,每一个时代的年轻人的音乐本身都是对于前一个时代的反叛,所以更重要的是这些时代中的音乐人是否具备这样的反叛精神,在基于对音乐历史的了解下创新,而不是为了反叛而反叛,不能简单的概括为对生活服了或者不服这种态度。”

  2019年,有待开始尝试喜马拉雅付费音频,用系统化的十期节目介绍爵士乐,取得了不错的成绩。在对播客的未来规划中,他希望努力做到播客商业化,“商业化也是成功的一种标志,它意味着节目的社会影响力。我们所有人都是出于对音乐的热爱,对于播客的热情,但绝不止步于自娱自乐,而是希望真正能影响更多人。”

  当你只听10张唱片,你谈不上审美,根本无所谓审美。因为你只知道这么一点,但你听了100张以后,你这个审美自然就产生了,因为你不可能100张都是喜欢的,所以你要从里面找出哪个是你喜欢的,哪个是你不喜欢的,所以你就有了选择,有选择的时候你就会听得更多。而且你一定要不能偏食,你不能说我只听电子音乐或者我只听摇滚音乐,这样的话也会让你的眼界非常的狭窄。你的认知越大,你的地图的疆界就越广。

  坦白说摇滚音乐就是荷尔蒙,荷尔蒙本身就是叛逆,所以摇滚乐基本上属于青春期文化,但是每一个社会都需要这种青春期荷尔蒙,它是推动社会发展的一个很大的动力,同样也是对于音乐,对于文化、对于艺术,我们每一个时代都会有这样新的潮流,新的人物出现,因为他们都是荷尔蒙的代表,老一代的销声匿迹,是因为他们身体里的荷尔蒙不再分泌了,他们不再具有这种时代的精神,所以需要有新一代出现,摇滚音乐就是这种代表。

  音乐是通过hole(洞穴)浸到你的身体里面,所以就看你的耳朵的洞跟你的心灵是不是通的,有的人是通的,有的人可能不通,所以就离心灵越近的,你可以听到这个声音,可能你需要一些锻炼,这种锻炼就是靠听更多的音乐,把音乐当成是你生活里很重要的部分,而不是一个可有可无的部分。很多人觉得他生活里的音乐就代表着去卡拉OK唱歌,这是他的音乐,有的人把音乐当成是茶余饭后的一种消遣,这也是一种音乐,但也有的人把音乐当成是他的精神食粮,音乐可以陶冶他的情操,音乐可以让他的生活变得不同,音乐可以带给他更多的知识和他更多的启发他的灵感。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