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熙明:最会混世界的安切洛蒂笑到了最后

  十多年前,当瓜迪奥拉横空出世,哈梅白梦幻一代横扫欧陆时,所有人都说,美丽足球终于主宰了宇宙。

  三年前,克洛普、弗利克、图赫尔等德系教练连续登顶,高位逼抢又成最先进潮流,德国足球统治一切。也许正因为信了德国人的经文,曼联把高位逼抢祖师请了过来跟紧潮流免得掉队,但谁知道朗大师成了师克朗。

  如果按照这种吹法,我们就找不到皇马夺冠的吹点了,因为这场决赛,皇马踢的就是足球媒体几十年来一直批的那种球——丑陋、消极、保守、马桶、苟。

  但是,这样的足球一直在赢,60年代埃雷拉的大国际、1982的意大利、穆里尼奥的大巴,C罗的欧洲杯,德尚的世界杯,以及前几天罗马的欧协杯。皇马与他们并没有本质区别,就是后面死守,前面等机会,用看起来连射门都没有的足球,累死、拖死、耗死、气死对手。

  当然,利物浦的攻击力要比费耶诺德强九条街,费耶诺德都两中门框,让罗马熬了一段最艰难的时刻,皇马更是被连续射中。换做任何其他队,早就了。

  平心而论,利物浦发挥得非常出色。他们的攻击特色完全展露,马内、萨拉赫等攻击点都打出了足够的威胁,只是利物浦遭遇的是这个行业里最出色的一个球员群体,以及一位气场陡然爆发的门神。

  而且,好的防守反击,是能够“容纳”对手的攻势,而不是被屡屡兵临城下,杀到门前,靠门神开挂爆气,把一切都挡出去。

  不过我们还是不好意思吹它如何美丽,如何先进,只好转进,谁谁有大心脏,意志如钢。

  这就是贝利自传里说的,“这种把球长传给前锋希望落在他脑袋上顶进的踢法,真没艺术性”,但是时至今日,它仍然有顽强的生命力,最重要的是,管用。

  这就是对已经流行三年的高位逼抢的反足球。高位逼抢把逼抢扩大到对手禁区,而皇马干脆就把防线缩到门前。

  阿莱格里曾经说,世人都被瓜迪奥拉骗了,他赢根本不是因为他如何先进,如何掌握了这一行的终极真理,而是哈梅白本来就是古往今来级最伟大的球星。

  安切洛蒂证明了这话,只要你有足够优秀的球员,能在大场面下镇静地释放自己的功底,管你美不美丽,高不高位,逼不逼抢,管你先进还是落后,美丽还是丑陋,胜利总是属于踢得更好的那个队。

  但是任何踢法都是有风险的。这样踢,你需要对自己防线有充足的信心,对对手的进攻套路有足够针对性的举措,以及,一位令对手叹息的门神。

  这对安切洛蒂不是问题。皇马拥有绝对顶级的技术能力,足以确保如此被动,但控球率一点不差,而且安帅执教那不勒斯、埃弗顿,在欧冠英超三年七次交手克洛普,3胜3平1负!

  更何况现在还有个超神的比利时人。两年前诺伊尔对大巴黎,曾被形容为“叹息之墙”,今天我们对库尔图瓦,则已然词穷。

  至于克洛普,可能他过于贪心了,或者这几年的成绩让他有点飘——四线出击,当今没有一个队有这样的本钱。而且他应该知道,C罗欧冠三连那三年,都早早退出国王杯,结果是每次C罗获得欧冠加欧冠金靴,梅西则获得欧洲金靴和国王杯。

  这应该是数十年来最戏剧性、最令人钦佩的一个欧冠。皇马淘汰赛上前三关,每一次都惊心动魄,荡气回肠到了极致,每一场都足以列入年度最佳赛事。另外别忘了之所以会这样,是因为淘汰赛抽签重抽了一遍。从软柿子好签本菲卡,变成大巴黎这样的生死签,逼得皇马惊心动魄,荡气回肠,但皇马就是靠它深不可测的欧冠基因,一路杀将过来。

  皇马为什么总是赢欧冠决赛?很简单,因为他们总是拥有最杰出的球星,而且他们的砸钱是超富裕的,这保证了即使阿扎尔、贝尔白白废掉,姆巴佩会最后关头放鸽子,但是他们仍然有足够超越同时代其他豪门的底气实力。

  何况,皇马在各方面都早就落子布局,C罗们欧冠三连之时,他们就已经布好了维尼修斯、罗德里戈。

  当然还有平图斯,当其他豪门动辄伤筋动骨时,他能让本泽马、莫德里奇、克罗斯安然踢完每一场大战。

  而安切洛蒂,当他在伊斯坦布尔经历过人生最残酷、最痛苦、最极致的炼狱之后,上苍偿还了他,并且把运气均摊到其他4场决赛中。

  此外,安切洛蒂靠他无与伦比的做人,获得了这个行业从老板、高层到球星的一致爱戴。甚至,明明是他一脚蹬了埃弗顿(是他向皇马自荐,皇马召唤,谁会不蹬埃弗顿?),还在假装“哎呀决赛对利物浦,我是站在埃弗顿这边的”。

  这确实是非常令人唏嘘的人生。曾几何时,一个伶牙俐齿,尖酸刻薄,独占流量第一;一个老实木讷,貌似忠厚,最后却是最会混世界的还在顶端笑。

  同理,四个足球名帅对着骂街,你把那仨熬去欧丙了,你就是历史第一。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