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州当代文化名人名家张金成

  他是“饮塘河水长大的瓯海人”, 曾是自行车队职业运动员,吉尼斯极限自行车攀登大厦的世界纪录保持者。28岁在运动生涯最辉煌之际毅然隐退,走遍全国各地寻访古灯,只因他想点亮中国古灯绚烂的人文光辉,自号“青灯先生”。

  2015年,他在自己的家乡瓯海区塘河南湖沿岸,打造一座温州石刻艺术博物馆。

  十几年来他一直以民间藏家身份,孜孜不倦地致力于温州本土文化的挖掘、保护和传承。他说:“留住历史记忆,延续城市文脉,是每个温州人的职责所在。”

  5月26日,《温州文化名人名家》,请听从“单车小子”到“青灯先生”张金成讲述与老物件死磕的故事。

  2021年4月21号,温州市瓯海区温瑞塘河畔的青灯石刻艺术博物馆内,为期5天的青灯市集鸣锣开始。这次市集吸引了来自温州本地乃至省内外近400家文化生活美学品牌的摊主,整场活动吸引了38万粉丝。

  著名导演张纪中、前央视主持人赵普也前来打卡,初步统计新增市集开市期间交易总额突破8300万元,而青灯市集的策划发起人就是青灯石刻艺术博物馆馆长,瓯海区政协委员。

  如果不从事博物馆行业,按照正常的成长轨迹,张金成应该是一名专业的体育运动员。他的父亲是个知青,张金成在温州出生后,跟随父亲来到与俄罗斯交界处的伊春市红星区汤北林场,那里的冬天零下40度,风刮过来就和刀割一样,手被冻得裂开,夏天特别短。整整十年,在北方这种恶劣的自然环境下生活,张金成的意志力和耐力都得到了超乎寻常的磨练。

  小时候的张金成非常调皮,他常常跟父亲去打猎,野兔、野鸡、熊都不在话下,抓松鼠、抓鸟、抓兔子。一次去山上抓兔子,野兔没抓到,去隔壁用机关抓了只家兔,回家就把兔子吃了。说起小时候的事情,张金成笑成一团。

  张金成没读过专业体校,他回温以后住在景山脚下,因为喜欢在山路上骑车,慢慢练就一身骑车爬楼的技艺。那时候,张金成每天早上4:00起床,雷打不动地上山训练,6点半下山洗漱去上学。他坚持每天两次练习,但这份热爱也让张金成吃了不少苦头,左脚摔断过三次,满口牙齿都被撞飞,现在是一口假牙。最严重的一次,下坡撞上树桩人飞了出去,张金成云淡风轻地描述着,如果撞上石头小命就交代了。

  在那个年代的中国,没有专门教授这项运动技巧的教练,于是张金成便找来很多国外的影像资料学习。直到2000年前后,深圳、广州、上海、北京几座一线大城市,开始有了中国最早一批练习自行车技巧的人。张金成开始自己练习并参加相关比赛,取得了较好的成绩。他还参加浙江卫视、江西卫视甚至于中央电视台的演出,比如技巧动作飞跃,还有人体表演(人躺在地上,骑手模特身上或者头前飞,做各种各样的动作),台下的观众又紧张又刺激。

  也许是天分使然,通过自己的练习,张金成从业余选手变成了职业选手,从此走上了专业的体育职业道路。在训练与比赛之间,他甚至还开发出了自己赚钱的门路。比赛之余,张金成会出去表演赚外快,在整个自行车队伍里,他是唯一一个有赞助商运动员。每次出场,无论成绩如何他都有出场费。车身、头盔甚至是他身上的衣服,都是广告,每次比赛或者演出,除了职业运动员的工资,他还有赞助商的奖金和出场费。

  张金成用赚到的钱去收集油灯和古董,自行车队伍在云南高原训练时,空余他便参加当地的赶集,当地人会把老祖宗留下来比较有价值,又用不上的老物件拿到集市上卖钱买农具,张金成就瞅准商机,在茶马古道的关口把手,把老乡拿去集市卖钱的老物件先过一遍,喜欢的就运到酒店。他除了特别喜欢的老物件自己收藏,其余的就摆放在外,卖给在大理的外国人。一进一出,张金成就把投入的本钱都赚回来了,那些自己收藏的老物件就是赚到,这些都成了张金成的第一桶金。

  走到这一步,很多人都觉得他已是人生赢家,国家队专业运动员,拿遍所有专业比赛的冠军,有一份稳定的体制内工作,退役以后安稳又清闲。谁能想到这对于张金成来说并不是终点,而是生命的拐点。

  张金成做极限运动,从全国冠军到亚洲甚至BMX奥运会中国第一个全国冠军赛冠军,他的成绩到了旁人无法突破的天花板,他希望自己有更高的提升空间,准备自费去国外俱乐部训练。当时队伍不放人,性情中人的张金成至此离开了体制。

  之后,他在自己日记本的插页里发现了一张上海金茂大厦(当时世界第三高楼,亚洲第一高楼)的照片,上面写着:希望有一天在这个楼里骑车。于是,张金成准备出发上海实现自己的梦想。

  张金成第一次站在黄浦江这头看对面的金茂大厦时,他说自己没有勇气过江,算上地下室整整91层(地面88层)高的大楼。回家以后,张金成不甘心又再次整装出发,这一次他终于渡江而过,但站在楼底望着穿入云霄的大楼,他自己都觉得无法完成。那时候全世界没有人能登那么高的楼。在他破纪录之前,全世界骑车登顶最高的就是爱菲尔铁塔,相当于金茂大厦59层。现在,高出了二十多层,整个过程需要骑手一口气登顶,中途不能落地。张金成第二次还是没敢突破自己。最终不甘心的张金成第三次来到上海金茂大厦,和金茂大厦的老总最终敲定2006年的12月31号那天登顶。

  上海金茂大厦是张金成在儿时就立下志愿,想要攀登和征服的一座高楼,如今他就在眼前。张金成说比赛前一晚,自己特意住在离金茂大厦很远的酒店,他怕自己会有压力。出发那天下着雨,到达金茂大厦楼下,雨停了,张金成看到了一个漂亮的拱形彩虹。有人要骑自行车登顶成了当时爆炸性新闻,现场300多家媒体聚集。因为下雨,大厦里的湿度让张金成的状态非常好,如果天气炎热,封闭的大厦里缺氧会影响状态。

  攀登过程中,前几十层非常顺利,到50层以上时张金成开始体力透支,他靠着毅力坚持。当时对张金成的要求是到60层破纪录就行,但张金成是那种又韧又拧的性格,他拼了命也要熬到顶。登顶之后,张金成就彻底缺氧瘫倒,直接被拉去吸氧抢救。张金成回忆,那时候大脑意识早已经模糊,全靠着内心的力量坚持下来。

  全世界这方面极限运动的冠军,全亚洲只有张金成可以和欧洲人对抗。当时很多人不服气,向张金成挑战。如今保持这项世界级记录的,全世界只有三人,其中两位欧洲人。至今无人突破这个高度。

  张金成好像有用不完的力气,有永远无法满足的目标。奥运会的精神是更高、更快、更远,而他血液里的生命密码是好一点、再好一点。有人以为这就是他人生中的高光时刻了,扭头他却又玩起了文物博物馆,这是一个怎样有趣的灵魂。

  2020年12月,央视9套纪录片《玩的是古》深度报道了张金成。《玩的是古》记录了不同领域的16位深度玩古爱好者,一个个鲜为人知的玩古故事。

  青灯石刻艺术博物馆,是张金成做的第二座博物馆,第一座博物馆是灯具博物馆。张金成原先比较喜爱收集古代灯具,他把青灯作为一个品牌去做。当年纪录片《玩的是古》跟拍的一个主要原因是城市的变迁,中国所有的城市都在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在发展变迁的过程中会拆掉很多古桥、古井、古建筑、古门台等等一系列民间的关于历史和文化的老物件。张金成希望通过他的保护能够留住这座城市的一些记忆,他希望有朝一日能够用这座城市拆迁遗留下来的老物件去建造一座博物馆,来纪念这座城市的变迁。

  央视《玩的是古》节目组觉得这是一件特别有意义的事,便跟着拍摄记录张金成他们拆迁现场如何跟老百姓协商赔偿,工人如何进场调试、搬运,青砖、石雕、古井栏、老门台的拆卸、拍照、丈量编号、收集、入库保存。这部记录片能让中国更多的城市有所吸收、有所参照,在城市发展和变迁当中,试图为这座城市留下一些东西。

  片子播放后影响非常大,在理念和思想上对其他城市产生了很大的共鸣,不单单是拆,还要想方设法地保留。但是在这个过程中,会遇到非常大的困难。譬如一个院子里石头的归属,因为住户繁多、关系复杂,会牵扯到很多人的意愿和赔偿问题,时时反复。好在张金成的行为终于得到了政府部门的认可。2015年他与温州市瓯海区签订了一个协议,在塘河南湖沿岸用自己收集的全部来自温州境内200多个村落,15座唐宋元时期,古桥的10条近700座拆迁民居中的石头,还有500多件明清时期的砖雕,近80万块明清时期的青砖,自费建造了一座占地约10亩的温州石刻艺术博物馆。

  博物馆里每一块石头都包含着张金成在过去的十几年当中,在拆迁现场一次次的沟通博弈。张金成说,这么多年来他不应酬吃饭,不朋友聚会,甚至没有时间坐下来吃正餐,带几个面包馒头解决吃饭问题。他成天泡在拆迁现场,时常思索:今天的人要给未来留下些什么?如果单纯只是把收集来的石刻文物集中展览,并不足以让他满意,他要把所有收集来的物件,甚至包括门台上的青苔……编号、拍照、整理,用这些原材料来建造一个博物馆,这在中国还是史无前例的。

  △青灯博物馆为馆内藏品制作了音视频讲解,方便参观者扫码收看。以上为“百忍家风”的介绍

  在张金成拆迁、收集,建造博物馆的过程中,因为彼此角度不同,每天都会遭遇各种各样的纠纷。对这些老物件的挖掘和保护,需要付出巨大的心力、人力、物力和财力。一个人只有在真心想要做一件事情的时候,才会有如此巨大的信念,是信念推动着他一直走到今天。

  城市化的进程少不了拆旧建新,张金成说是时代给了他这个机会,能够用老物件来承载城市记忆。如果不拆迁,这些老物件永远不会出售。而如果不保护,这些石头和门台也无法被保存和转移。

  张金成把博物馆当做一个城市的记忆,以博物馆的形式呈现的这种方法,在中国极其罕见。他摸着石头过河,凭着一股子的信念,想尽办法在城市变迁的过程中,尽量多留下一些老物件。

  青灯博物馆地处塘河边,东面是三垟湿地,西面是我们的母亲河温瑞塘河,北面是万象城,地理位置闹中取静,这是目前温州占地最大的一家民间博物馆。

  博物馆是一个不断投入的行业,很多人建议张金成收取门票,来维持博博物馆的日常运营费用。但是他觉得,能够通过自己的努力,让更多的人去了解这座城市的文化是一件非常有意义的事情。这么多年,张金成两家博物馆免费开放至今,从未向政府申领过一分钱的补助。他不希望自己的博物馆成为靠补助生存的博物馆,也不指望靠着博物馆赚钱。张金成亲自带领团队做工程、做修复、做空间改造,虽然非常辛苦,但他希望通过这样的方式赚钱,再去投入到博物馆领域,继续建造、经营博物馆。

  这是一间可以用手触摸的博物馆。在博物馆里仔细观察的话,你会发现一些二维码,扫码进入,会看到关于此件文物的详细介绍。对于文物,张金成从来都不马虎,思路清晰,有条不紊,作为一座民间博物馆的馆长,藏品就是他的孩子,每一件都凝聚着心血,每一件都是宝贝。博物馆共保存了100多座门台,博物馆大门口这座门台,是清时西门大桥头当年温州最好的一个建筑“陶永泰钱庄”,是当时温州最著名的钱庄。

  张金成有每天坚持锻炼的习惯,他开玩笑说,做博物馆是比较危险的职业,很多事情需要他亲板,一旦出事所有的矛头都指向他个人。因此他必须保证把身体锻炼好,有好的体力,在拆迁过程中遇到不法行为时至少能够自保或者逃跑。

  张金成对自己生活的地方有着特殊的情感,他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慢慢累积做到极致。比如青灯市集,很多城市包括杭州都邀请张金成,但他说自己要培育一个品牌活动,让其他城市因为这个品牌,来温州参加。2021年的春季市集闭市的时候有一句slogan:“与其依依惜别,不如畅想秋季”。,青灯市集的IP效应已经初见成效,能让这个IP短时间爆发成为城市现象的,正是因为他,一个人,一座博物馆,一座城市。

  青灯市集给我的感受是多方面的,视觉、触觉、大小、色彩还有气氛,张金成提供了这样一个交流的平台,是非常创新的。这种脱颖而出的影响力,一次一次办下去,影响力会越来越大,我相信会带动许多其他城市开展这样类似的活动,而这里就是源头。

  张金成说,以他的韧劲和韧性,或许五年十年以后,这里会成为一个吸引全世界各地的人们驻足观摩的地方。今年是青灯市集举办的第二年,去年春秋两季的影响力,已经让全国很多城市赶来参加今年的市集。接下来,青灯市集会在新年时和故宫团队合作。他希望通过这个市集,让更多手艺人带着好玩的东西来到温州, 让成为一座好玩的城市,吸引更多年轻人喜欢并愿意留下来。

  我非常地佩服张金成。这是一种,是一种是情怀。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绝响。

  青灯先生是一个很难缠的人,在温州城市改造的过程中,他做了大量的工作,把这么多石头收入囊中,是一种坚韧不拔的力量在支撑他。他是这座城市的宝贝,以自己的爱和行动,来体现自己和这个城市的血肉相连。

  很多人都说张金成年纪轻轻能做那么多的事儿,其实这和年纪无关,这是一个年轻人的狠劲。他身上有一种远大的志向,又有对应的智慧和经历,趁着年轻,没有他做不成的事。

  头陀寺内永嘉大师的祖庭,很多人对于拆掉这个小院子重建非常不舍,于是就请张金成帮忙修复。他将很多从瑞安、平阳几个老宅子拆迁过来的瓦片、瓦丹、和滴水,用偷梁换柱的概念,修复成民国时期的风格。

  张金成意志力非常坚强,有智慧、有想法,认定的事会坚持到底,虽然过程中会有很艰难的时刻,但他的意志力非比寻常。

  2021年春季青灯市集持续5天,张金成每天泡在市集上,保证市集的健康运转。他和市集里来自天南地北的摊主,以及来打卡的游客进行互动,也负责接待慕名而来的各级部门领导。

  大家评价他是一个很有魅力的馆长,幽默、风趣,有大爱,身上散发着非常有感染力的气息。他将自己的态度,传达到他的事业和理念上,这和手艺工作者的理念和态度有异曲同工之处。

  很多人问青灯先生为啥年纪轻轻褐衣长髯,他说博物馆一日未建成他一日不刮胡须,他要做的事情从来不在意别人怎么看,别人是否满意,大家是不是高兴,这些所有的赞誉对他说只是一笑而过,是的他做的每一件事不是为了被认可,而是为了,我喜欢。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